公元前105年,敦煌郡来了一支声势浩大的送嫁队。这支队伍不仅有数百名武装齐全的护卫,还带着大量的绸缎、黄金,队伍的末尾还有数万头牛和羊。声势浩大的队伍中有一个装饰华丽,薄纱低垂的马车,里面坐着年轻女子的是即将被送去和亲的公主的刘细君。

虽然,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和亲公主,但是,刘细君是中国历史长河中,第一个留下了具体姓名的女子。曾祖父是汉景帝刘启,祖父是汉武帝刘彻之兄江都易王刘非,父亲是江都王刘建,史称其为“江都公主”。

在此之前,数个王朝都曾经将宗室的女儿封为公主,然后,送给匈奴和亲,虽然说是和亲,但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些女人只是被作为政治工具,为一个王朝的和平安定献出了自己,但是,后世却没有人记住了她们的名字与功劳。纵观中国历史,和亲是一种经常发生的现象,但是,她们与随同送去和亲的黄金,绸缎,牲畜一起被遗忘了,最终,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宗室的女儿被送去和亲并不是空口无凭的,在《汉书》中,就曾经清楚详尽的记录了她们和亲的次数。这些被封为公主的女子至少被送去了漠北四次,在汉武帝即位的初期,也曾经具体明确的表示过要延续和亲的政策。虽然,这些公主和亲的次数有迹可循,但是,她们的姓名却不为人所知,历史上留下的只有和亲这项活动的印记,活动的主角已然被湮没。

在汉王朝时期,天下初定,士卒疲于征战,与匈奴和亲则是迫于无奈,为了国家的和平安定,他们不得不将这些公主送给匈奴。刘邦之后,惠帝、吕后、文帝、景帝及汉武帝初年都采取了和亲政策。这些被送去和亲的公主,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牺牲,还有当时那个朝代男人的无能懦弱和国家的贫瘠。一个处于弱势的国家必定要被侵略,和亲仅仅是为了祈求和平。

可以说,一个无能的男人不会愿意让别人记住她们的姓名,因为,这代表着自己的懦弱,记住她们就意味着要时时刻刻看着自己曾经所经受的耻辱。所以,在史书中,我们可以找到陪同和亲公主远赴他乡的官宦的姓名,却完全看不到那些真正被送去和亲的女人的名字,可怜的她们仅仅是政治的牺牲品而已。

虽然,汉朝初期这个国家的实力不很强大,但是,因为有了和亲这项政策,汉朝在和平的环境中迅速发展并崛起。从汉武帝的父亲到景帝刘启执政期间,汉朝几乎都没有与匈奴没发生过巨大的战争。最终,在汉武帝执政时期就没有继续将公主们送给匈奴和亲了,反而是与汉匈之间发生了长时间的战争。

在战争中,汉朝为了切断匈奴的外援,也为了拉拢乌孙国,刘细君不得不踏上了和亲的漫漫长路。刘细君被远送和亲后,曾经作下了《黄鹄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这里面记录了这个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的女人的人生感慨,一个女子年纪轻轻就被送去那么远的地方,因为,其身上肩负着巨大的使命,她这一辈子也就只能这样度过。她心里的苦楚没有人可以倾诉,所以,她只能将自己的悲凉寄托于《黄鹄歌》。

当乌孙王猎骄靡去世之后,刘细君曾经向汉武帝请求回到汉朝。但是,汉武帝却拒绝了她的请求。这个可怜的女人不得不服从乌孙国的制度,转嫁给新的乌孙王猎骄靡之孙军须靡,并且,为其生一女,名叫少夫。但是,之后的刘细君仅仅待了四年就在寂寞抑郁中去世了。

在刘细君去世之后,新的和亲公主刘解忧又被送往了乌孙国。

刘戊起兵参与同姓诸王的“七国之乱”,兵败身亡家族成为罪人。从此,六解忧和其家人长期遭受猜忌和排斥,落入无法扭转的苦难之中。当罪臣江都王刘建之女因“和亲”远嫁乌孙昆莫而郁郁以终之后,汉武帝为了巩固与乌孙的联盟,又将罪臣之后的刘解忧封为公主,嫁给乌孙昆莫之孙岑陬为右夫人,但只是一个妾室,其地位在同为妾室的匈奴公主左夫人之下。

这个和亲公主远比刘细君要坚强,她凭借着自己智慧的头脑和刚强的性格,影响了乌孙国的政治,在这个地方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因为刘解忧公主的存在,乌孙国甘心与匈奴站在对立面上,帮助汉朝成为了西域的宗主国。并且,在其之后,他又转嫁了两次,二嫁又嫁给军须靡的弟弟翁归靡,生有5个子女。三嫁给匈奴公主之子泥靡,生了一个儿子。

可以说,中国历史上,那些著名的和亲公主们都用她们单薄的躯体为国家的和平稳定献出了自己的力量,刘细君和刘解忧更是为西汉能顺利设立都护府起了很大的作用。最终,这些被远送匈奴、乌孙国等偏远地区的柔弱女子们,她们只是保卫国家和平的牺牲品。为了自己的国家能够和平稳定的发展,她们贡献出了自己的一生。

这些和亲公主在异域他乡无依无靠,忍受着难以接受的婚俗习惯,顺从着这个国家的制度,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百依百顺的和亲使者,将将就就的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她们身上背负着巨大的责任,一辈子失去了自我,所以,多数和亲公主都都郁郁而终,死在了异域他乡。

所以,刘解忧在这些和亲公主中无疑是幸运的,她最终能够回归汉朝,即使当时她已经是一位白发苍颜的老妇人了。

参考资料:

首页时政